• <td id="qssuq"><table id="qssuq"></table></td>
  • <menu id="qssuq"><table id="qssuq"></table></menu>
  •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視點

    長江中下游氣象干旱幾時罷休?

    發布時間:2022年10月12日 來源:中國氣象報社

      本文專家顧問:

      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首席專家 周兵

      高溫少雨和長江流域的夏秋連旱

      今年7月以來,長江流域平均氣溫之高、高溫日數之多、高溫事件持續時間之長、降水量之少均為1961年以來同期之最。

      持續高溫少雨致長江中下游及其以南大部地區氣象干旱迅速發展或持續,截至9月30日,湖南、江西、福建、湖北和安徽等地重旱至特旱現象最為嚴重。衛星監測結果顯示,洞庭湖和鄱陽湖水體面積均為近10年最小。

      數據顯示,7月1日至9月20日,長江流域平均氣溫27.2℃,較常年同期偏高2.0℃,為1961年以來同期最高;平均高溫日數35.6天,較常年同期偏多20.7天,為1961年以來同期最多。此外,長江流域平均降水量218.6毫米,較常年同期(409.1毫米)偏少46.6%,為歷史同期最少。其中,江西、湖南、重慶、湖北等地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少超過5成。

      受降水異常偏少、氣溫異常偏高和極端持續高溫天氣影響,長江流域氣象干旱發展迅速。盡管8月25日以來長江流域西部及北部地區出現明顯降雨,氣象干旱不同程度緩和,但長江中下游地區大部仍存在中度及以上氣象干旱。

      赤道中東太平洋拉尼娜的撬動作用

      周兵表示,長達80多天甚至更長時間的干旱雖少有,但在我國絕非罕見。歷史數據顯示,我國曾有夏秋冬連旱,甚至連跨兩年的持續性干旱。但這次干旱不是發生在我國年降水量相對少的北方和西部,而是在我國季風活動的主要區域——長江流域(該區域年均降水量1000毫米左右),這是今年干旱的極端性表現。

      與長江中下游高溫、少雨、氣象干旱發展不同,近兩年,北方多地降水偏多,且出現秋澇現象,我國降水總體呈“南少北多”特征,形成“南旱北澇”的現象。

      周兵介紹,這種現象的背后,其核心問題之一是持續發展的拉尼娜事件。簡單而言,拉尼娜是赤道中東太平洋海溫持續偏冷,并造成全球大氣環流異常的氣候現象。與之相對應的厄爾尼諾則是海溫持續偏暖而造成全球大氣環流異常的氣候現象。

      統計顯示,我國旱澇區域情況和赤道中東太平洋冷水或者暖水狀態密切相關。在拉尼娜狀態下,今年夏天,我國長江流域出現了罕見的持續高溫、少雨。與之相對應的,2021年南方出現有史以來最強高溫和熱浪,也與拉尼娜有著密切關聯。反之,在厄爾尼諾背景下,長江中下游則是多雨狀態,例如,2020年長江流域的多輪強降水和“暴力梅”。

      不過,厄爾尼諾和拉尼娜有2年至7年的變化周期,平均為4年。也就是說,每隔2年至4年,厄爾尼諾和拉尼娜狀態就會發生轉換。無論是厄爾尼諾還是拉尼娜,都是一個緩慢的變化過程,其作用堪比溫水煮青蛙效應,但引發的大氣環流異常是波瀾壯闊的,會造成區域性或全球性氣候異常。

      氣候變化打破的穩定性

      總體而言,與近年來氣溫呈現上升趨勢相比,我國降水量沒有出現持續偏多或者偏少的趨勢性變化。但是,降水出現了另外一種現象,即降水強度呈現增強趨勢、降雨日數呈減少趨勢。也就是說,某些降雨過程強度更強,而淅淅瀝瀝的小雨日數減少,這就意味著降水的極端性(洪澇、干旱)和致災性呈增強趨勢。

      周兵表示,氣候變暖導致大氣不穩定性加劇,或者說大氣變化更加活躍。氣候系統已出現多個氣候臨界點,一旦失去平衡就難于恢復,目前全球變暖使得關鍵指標打破臨界點平衡態的概率在增大。

      這就像一個球在凹槽里擺動,此前,它一直在凹槽內部擺動。但是,隨著它更加活躍和不斷加速,它的擺動范圍就超出了這個凹槽,進而出現不穩定因素。此前,氣候年際間冷暖交替、降水變化等基本維持在一個范圍內,并在其中基本實現平衡。就像冰川,每年夏季融化一點,但是進入冬季又補充一點,基本維持穩定狀態。但是,氣候變暖使得冰川融化、退縮與補償之間速度不匹配,受到不穩定外力(持續變暖)等影響,千年甚至萬年時間形成和積累的冰川在幾十年的時間慢慢融化卻無法補償,打破了原有的穩定狀態。

      所以說,在氣候變化這個背景下,原本維持大致穩定的氣候出現了變化,高溫、干旱、暴雨等極端事件頻發、強發。因此,世界氣象組織預測,全球將面對更熱、更旱、更澇的未來。

      周兵進一步解釋,更旱、澇并不是指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的旱澇并存。以今年我國的高溫為例,高溫出現在長江流域,但北方、東北等地卻是多雨,這就是指時間、空間上分布不平衡。

      在全球范圍看,在氣候變化的“凹槽”之外,是全球很不均衡的能量匹配帶來的雨水不均,今年巴基斯坦的強降水導致其三分之一的國土被淹沒,美國西部地區的高溫干旱導致林火不斷,可謂“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水”。

      多因素的綜合影響和建議

      近年南方的高溫干旱還有一個推動因素,就是太陽輻射的影響。如果拉尼娜出現在冬季,由于該季節基礎溫度容易偏低,即便疊加拉尼娜影響,也不至于出現如此嚴重的高溫少雨。反之,它出現在夏季,疊加太陽溫度影響,其高溫才表現得更為極端,就像今年夏秋季長江流域的罕見高溫。

      周兵介紹,拉尼娜對高溫干旱的貢獻是其中一部分,而海洋、陸地的分布帶來的季風系統變化也成為影響長江中下游地區持續高溫少雨和出現氣象干旱的一個因素。

      我國是全球最典型的季風氣候國家,最主要的特點就是氣候變率大,體現在降水的年際變化較大,有時澇,有時旱。

      當夏季季風最為強盛的時候,可以往北推至更高緯度,例如北京甚至更北的東北、內蒙古等地??梢?,長江流域無論哪一年都是季風必然要“光顧”的地方。即便如此,也不意味著季風每年均衡地影響長江流域,有時候,季風“戀戀不舍”,那這一帶雨水就多一點,而有時候它只是“匆匆而過”,雨水就少了。

      今年長江中下游的干旱與副熱帶高壓系統的長時間控制有直接關聯,也有季風不肯“逗留”的原因。

      而長江流域西部的西南等地,由于處于季風撤離的必經之路,加上山地、高原等特殊地形,季風還來不及撤離就遭遇了秋季南下冷空氣,于是,有了淅淅瀝瀝的華西秋雨。今年華西秋雨的登場,使得長江上游的西南區域干旱緩解。

      但是,長江中下游就沒有那么“幸運”,總“驅趕”不走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的控制。截至10月初,該區域干旱仍未有效緩解。據預測,拉尼娜狀態還將持續,因此,干旱也可能演變成夏秋冬連旱。不難使人想起2021年10月,華西秋雨秋汛、北方暴雨秋汛,南方卻經歷最強的秋季高溫,南方多地出現階段性干旱。試問今年長江中下游氣象干旱幾時休?周兵分析認為,由于夏季降水極端偏少,在全球變暖背景下,受“三重”拉尼娜事件的影響,干旱區出現夏秋冬連旱是一個大概率選項。

      拉尼娜或者厄爾尼諾是自然規律,其影響人類無法左右。但是,在氣候變暖面前,人類應該警醒,改變目前生活方式,形成低碳意識,積極參與應對氣候變化實踐中,控制全球溫升,減緩氣候變化的腳步。

    (作者:簡菊芳 責任編輯:閆泓)

    医生患者诊室play高H
  • <td id="qssuq"><table id="qssuq"></table></td>
  • <menu id="qssuq"><table id="qssuq"></table></menu>